Beyond the Void
BYVoid
日本漫遊:四國之從土佐到伊豫

2020年七月末,趁着本來是爲了東京奧運會開幕式準備的連休假期,我決定再次探訪四國和沖繩(行程地圖)。

BYVTrips

高知

梅雨季終於要結束了,接下來就是日本最爲炎熱潮溼的盛夏。羽田機場的國內線航班已經恢復了近半,航站樓內又重歸往日的熙熙攘攘。我乘坐的飛機竟然停在遠機位,需要從登機口乘車。飛行一個多小時後,飛機降落在高知機場。走下飛機,撲面而來的是一股熱氣。這一天清晨氣溫就有32度,配合着超過90%的相對溼度,令人難以忍受。

這不是我第一次來高知,2019年的4月也來過一次,當時一直在下雨。4月儘管不是梅雨季,但四國島面向太平洋的一側降水極其豐沛,算是日本的「雨極」。相反,四國山脈的另一邊瀨戶內海沿岸則是日本降水最少的地方。這次高知倒是晴朗,只是太熱了。乘坐公交車到市中心的播磨屋橋下車,氣溫繼續上升到35度以上,一下車我就失去了逛街的動力。儘管如此,我還是頂着烈日走過去看了看著名的播磨屋橋。播磨屋橋曾經是江戶時代的一座私設小橋,是當地商店播磨屋建設的,由此得名。後來這裏變成了高知城下町的核心地帶,一直到現在,還是土佐電鐵兩條路面有軌電車的交匯點。

高知路面有軌電車

從播磨屋橋繼續向西,一路走到高知城公園附近,途徑了幾條空無一人的商店街。也許是因爲上午太早,所以還沒開門。高知城公園入口處有一個歷史博物館,從外面看建築很漂亮,內部裝飾也是和風現代設計。去年來的時候我已經看過了,於是只是在其中享受了幾分鐘空調就離開了。這次在博物館裏面注意到,高知城在兩條河之間,最早叫做「河內かはうちkapauti山城」。後來語音流變,「河」由「かはkapa」變爲「かわkawa」(は行轉呼),其中「わwa」又與「うu」合併,就變成了「かうちkauti」,取漢字「高智山城」。再後來,「智」合併於「知」,就是今天的「高知城」。現代假名遣實行後,假名變爲「こうちkōchi」。

本來還想再次爬爬高知城,但這個天氣讓我實在沒有力氣了。乘坐有軌電車回到高知站,就買了去宿毛的特急車票。

宿毛

從高知到宿毛的列車要行經土讚線、中村線和宿毛線,我乘坐的特急列車只從高知到中村,然後再換車到宿毛。進入車站後,只見月臺上停着只有兩節的列車,外表陳舊,我還以爲這是普通車。不過因爲沒有發現別的列車,再三確認後,纔知道原來這就是我要坐的特急車。我還是第一次在日本見到這麼破舊的特急列車,四國旅客鐵道果然財務困難。這兩節車廂中,一號車的前一半是指定席,後一半是自由席。列車是內燃機車,軌道沒有電化,也因爲維護有限而十分顛簸。雖然號稱特急,列車形式速度卻不快,而且路上停站特別多,平均來說每小時只有不到100公里。車票卻一點都不比別的地方便宜。不過想想看四國旅客鐵道還在努力經營,就當多付錢保護歷史遺產了。

土讚線特急電車

雖然列車直達中村,但是其實從窪川到中村這一段是另一家公司土佐黑潮鐵道所有的。從窪川到中村是日本國鐵時代的中村線,後來國鐵拆分,這段鐵路由地方政府組建「第三部門鐵道」接手,也就是現在的土佐黑潮鐵道。抵達中村後,換普通車繼續前往宿毛。從中村到宿毛這段是土佐黑潮鐵道經營的宿毛線。宿毛線是國鐵拆分後纔建成的支線鐵路,這在日本大都市之外很罕見。日本國鐵的原計劃是延伸中村線一直到宇和島,但是在1980年財務惡化後取消了這個計劃。意外的是,1987年土佐黑潮鐵道竟然繼續動工了,直到1997年纔建成。至於宿毛到宇和島,估計未來已經不可能實現了,現在這一段能不廢除就已經很不容易了。

到宿毛之後,我在車站邊上轉了轉,就啓程返回了。宿毛站週邊是一片農田,還有幾個價格便宜的大型商場,門前有很大的停車場,有點像美國郊外。日本的鄉下實際上非常依賴私人汽車,公共交通很不方便。不知道是不是戰後受到美國城市規劃的影響,除了大城市中心,美國式的購物廣場數量衆多,分佈在交通要道上。小城鎮的主要街道反而十分蕭條,跟美國市中心的衰落有相似之處。

宿毛

窪川

列車行駛三十分鐘後,我回到了中村站。考慮到下一班車在半小時後,我就又在車站附近逛了逛。遺憾的是,除了一座正在走向衰落的小鎮,附近什麼也沒有。

上車後又過了一個小時,我回到了窪川,這裏是豫土線、土讚線和中村線的匯聚處。我的下一個目的地是豫土線另一端的宇和島,等車期間又去附近轉了轉。窪川站不遠處就是四國八十八箇所的第三十七號巖本寺。巖本寺隸屬真言宗,最大的特色是本堂的彩繪格天井,共有575個精美畫作。

巖本寺格天井

回到窪川車站,乘上從該站始發的豫土線列車前往宇和島。豫土線的名字取自伊豫國與土佐國,分別是現在的愛媛縣和高知縣。豫土線每天的班次很少,而且沒有特急車,不過我倒是坐上了一個叫做「海洋堂ホビートレイン」的觀光車。

豫土線

這個列車一路都在深山峽谷裏穿梭,路上人煙稀少,手機時常沒有信號。隨着天色漸漸變晚,列車駛出了山區。總共一個多小時後,終於到達了終點宇和島。

宇和島

宇和島車站外景色十分獨特,有很多椰子樹。這是因爲宇和島主打「南國」特色,所以人工栽種了這麼一批。

宇和島椰子樹

既然到了宇和島,不能不嚐嚐本地特色鯛飯。我到車站附近的一家叫做かどや角屋的餐廳,點了伊達御膳。宇和島位於伊豫國的南部,又稱南豫地區,南豫鯛飯正是本地特色。鯛飯的喫法是先用鯛魚刺身蘸出汁、醬油和生雞蛋調和成的醬汁,然後再把醬汁澆在米飯上。

宇和島鯛飯

第二天一早,天氣還是很晴朗,依舊是前一天一樣的溼熱難耐。我8點30分到天赦園。天赦園是宇和島本地的一個著名迴遊式庭院。雖然是假日,但是早上園內只有我一個遊客。其實盛夏遊覽日本庭院並不是很好的體驗,因爲蟲蟻太多,尤其是蜘蛛網到處都是,一不小心就會沾到身上。

宇和島天赦園

遊覽過天赦園,我便去臨近的伊達博物館,該博物館內展出了伊達家的歷史文物。伊達家是統治了宇和島藩400年的大名,先祖是伊達秀宗。伊達秀宗是仙臺藩伊達政宗的庶子,被封在宇和島。不過,宇和島藩與仙臺藩並沒有從屬關係。博物館內展品並不多,但體現出日本各地至今還在幾年曾經統治的大名家族。

接下來我開始登山去看宇和島城。宇和島城的天守閣是日本現存十二天守之一,並不是現代再建的。爬山的過程非常艱難,並不是因爲山高,而是天氣太熱了,尤其是戴着口罩簡直呼吸困難。宇和島城天守閣內部可以參觀,但是禁止拍照。天守閣規模不大,只有三層。山上還有一個城山鄉土館,裏面展出了許多本地名人的事蹟。

宇和島城

從北面下山後,我繼續向北走了二十分鐘,前去多賀神社。儘管只走了二十分鐘,烈日和溼度已經讓我快要窒息了。之所以要造訪多賀神社,是因爲這個神社有日本最大的性崇拜收藏。多賀神社又叫凸凹神堂,神社有個三層樓的博物館,收集了日本以及世界各地的性文化物品,其廣度令人歎爲觀止。一般禁止拍照,如需拍照需要繳納兩萬日圓的費用。

宇和島凸凹神堂

看完凸凹神堂,我沿着河邊走到和靈神社。接着回到宇和島火車站後,我已經熱得汗溼透了全身,日本的盛夏真是難熬。接下來我的目的地是大洲,從宇和島出發乘豫讚線大概50分鐘能到。

大洲

和宇和島相似,大洲也曾經是一個藩的據點。大洲藩相比宇和島藩稍微小一點,但是其城下町保存更爲原汁原味。伊豫大洲火車站距離城下町步行要二十多分鐘,不過有公共汽車連接。大洲的中心地段叫做本町,街道還有明治時代的感覺。

首先吸引我的是大洲赤煉瓦館,一座1901年的和洋折衷式建築,最初是大洲商業銀行。日本很多小鎮都有類似的那個時代的銀行建築,是當時文明開化的象徵。

赤煉瓦館旁邊就是一家叫做油屋的餐廳,雖然已經下午一點多,但是用餐還要排隊。這個餐廳歷史悠久,建築是一個古民家,內部裝飾明亮而雅緻。我享用了此店特色豬肉栗子飯。

大洲油屋

喫完午飯,我繼續在本町附近觀光。緊挨着赤煉瓦館的就是一座高大的河堤,河堤像城牆一樣保護着小鎮,還有城門以方便出入。

大洲堤防

向東稍走,就是大洲的一個著名觀光地點「不彀本ポコペン橫丁」。這是一個復古集市,只在週日開放。儘管空無一人,我還是進去看了看。最有趣的其實是它的名字,「不彀本」一詞來自「兵隊支那語」,即日軍說的簡化版漢語。所謂「不彀本」,就是中國小商販討價還價時所說的「不夠本」,被理解爲拒絕的意思,相當於日語的「駄目だめ」。這個詞後來隨着日本的潰敗隨軍帶回了日本,又變成了一種小孩子玩的遊戲的名字。此處的不彀本應該是取自這個遊戲,代表一種對昭和時代的懷念。

大洲不彀本橫丁

沿着河堤繼續向東行,我來到大洲最有名的庭園臥龍山莊。臥龍山莊建在河邊的懸崖上,有幾個日本茶屋式的建築,屋內裝飾十分典雅。庭園的盡頭是一座四方亭,亭子有一半建在懸崖外面,由下面的木柱支撐。涼亭內可以將河景一覽無餘。

大洲臥龍山莊

看完了臥龍山莊,我又穿過城下町一路走到西邊的大洲城。大洲的城下町保存很好,大量木製老屋和潔白的牆壁復現了江戶時代的特色。大洲城建在河邊的一座山上,有復原的天守閣。這個復原的天守閣儘可能採用了古代的工法,是純木製結構的,與大阪城這類混凝土建築明顯不同。

重建的大洲城

在大洲度過了一個愜意的下午之後,我慢慢走回伊豫大洲車站,繼續前往松山。到伊豫市我就提前下車了,換了伊豫鐵道的慢車,直達松山市中心,這條線路有不少人通勤使用。

松山

這是我第二次來松山,松山最著名的觀光地點是道後溫泉,但是我這次沒有再去,而是在市中心的賓館早些睡覺了。第二天早上天空下起了雨,終於涼爽一些了。清晨我爬到半山上的東雲神社,山上空無一人,景色清爽幽靜。

東雲神社

好不容易涼爽一下,我接下來卻要繼續前往沖繩了,熱浪還在前方等着我。

松山機場


上次修改时间 2021-03-14

相关日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