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yond the Void
BYVoid
日本漫游:海北仙岛之二
本文简化字版由OpenCC转换

上接海北仙岛之一

海上富士:利尻

在礼文岛吃过午饭后,登上前往利尻的渡轮。

有点意外的是,船上没有座位,只有和室。所谓和室,一般是指有草席地板的房间,不过有时候薄地毯也被认为是和室。和室的原则就是进入要脱掉鞋,而且最好要穿着袜子,否则会被认为很粗野。和室的地面很干净,大家都坐在地上,还有人躺着睡觉。这样形式的船舱在日本也不多了。

船行了不到一个小时,就到了利尻岛,途中望向前方大海,可以看见利尻富士逐渐变得清晰。利尻山海拔1721米,是一座完美的锥形火山,因此被称作利尻富士山。

岛上游客还不是很多,不少宾馆还在停业中,不过我有幸预订的北国旅馆开放了一些乡村别墅,价格比平常便宜得多。

利尻北国别墅

放下行李后,我就向利尻富士山进发。当然我并没有计划登山,只是打算在山下走走,目标只是三合目的甘露泉水。从利尻富士町走过去有一条公路,距离约4公里,海拔上升200米。我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,途径一个露营地。

利尻露营地

在露营地,我注意到有「移动厕所」出售和回收。日本不少地方都要求登山客把屎尿带回山下,不得在山上随地大小便。我不知道日本人对这个规定有多么遵守,但如果是在其他国家,真的很难想象。进入登山道之前,我还发现了洗鞋处,目的是为了防止外来的种子被带进山里面。

洗鞋处

离开营地跋涉了十几分钟,终于走到了甘露泉水处。泉水从石壁上喷涌而出,冰凉清澈,口味真的有一些甘甜。这个甘露泉水还是日本「名水百选」之一。

利尻甘露泉水

甘露泉水旁就算是利尻山的三合目了(一共有九合目),再向前走就要真的开始爬山了。如果要登山,那么必须早上很早出发才能当日返回,于是从这里就原路返回了。

回到了利尻富士町,途经一个温泉设施。往返走了8公里,还是有些疲惫的,当然要入浴休息一下。作为日本人的日常,温泉的价格都不贵,只要500日圆,大多都是本地人去。这里有露天温泉,景色非常棒,可以享受森林的凉风和美景。

利尻温泉

从温泉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,趁着落日前,我爬上了Peshi岬(ペシ岬)。这个名字显然是阿依努语,否则不会以「p」开头。海岬的登山道十分陡峭,还伴随着大风。山腰有个小平台,竖立着会津藩士的墓碑,以纪念江户时代到这里来驻防的会津藩武士。

公元1807,日本开国的前夜,俄罗斯意欲出兵北海道,用砲舰打开日本通商的国门。其时,江户幕府命会津藩驻防北方领地,于是200余名藩士抵达利尻岛。虽然没有真正爆发与俄罗斯的冲突,但是恶劣的营养条件和酷寒要了不少人的性命,剩下的一部分人在归途中还遭遇了船难。俄罗斯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南扩得逞,更不会想到一百年后面对一个即将崛起的日本帝国,一败涂地。

利尻Peshi岬山腰

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,景色无与伦比,但风大到站不起来,只能蹲在石头后面看。

利尻Peshi岬登山道

利尻Peshi岬山顶

下山以后,太阳也即将落山,落日的余晖把利尻富士照得更加漂亮了。

利尻富士傍晚

第二天早上醒来,阳光格外明媚。清晨宾馆送来了早餐,早餐是日式釜饭。

釜饭

我享用过早餐就出发了,这一天的计划是租车环岛游。利尻岛上面租车也很贵,不过比礼文便宜一些,主要还是因为竞争者多了。租车5小时,并在机场还车的价格一共9500日圆,汽车还是日本独有的轻自动车,这个价格比北海道本土贵两倍左右。

利尻岛租车

驱车出发,首先去了一个叫姬沼的山间小湖泊,这里的特点是可以拍利尻富士山的水中倒影,但前提是天色特别晴朗,且水要清澈。遗憾的是我并没有看到倒影,但是环湖走一圈还是神清气爽。

姬沼

这一天的天气晴朗,海边的景色也十分漂亮。

利尻海岸

利尻岛虽然不大,岛上却有两个博物馆,都是介绍当地自然历史和民俗的。我在这两个博物馆中了解到,礼文和利尻的殖民开始于明治时代,人口的涌入一直到二战后才结束。因为这里是对马暖流和利曼寒流的交汇处,所以附近有大型渔场,吸引大量渔民来此捕鱼。两座岛的纬度虽然高,冬天气候却相对温和,所以十分适合定居。利尻岛的人口在二战后达到了顶峰11234人(资料),之后就一直下降,2020年只有不到3000人了。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,还有从小樽出发的渡轮连接利尻和礼文岛。

利尻和礼文距离虽然不远,气候和植被却有显著的不同。利尻植被以树木为主,而礼文基本上都是草原了。这也是由于洋流造成的,利尻的暖流势力更强,礼文则寒流的势力更强。

在北海道本岛,经常看到有「熊出没注意」的标识。不过利尻岛上虽然没有熊,但却有过多次熊渡海而来。尽管利尻和北海道之间隔着至少20公里的大海,熊却能真的游泳过来!

利尻熊渡海

利尻和礼文都出自阿依努语,意思是「高的岛屿」和「海对面的岛」。北海道很多地名都来自阿依努语,尤其是众多「ら(ra)」行开头的词,就说明了不是和语。日语和朝鲜语一个共通特征是流音/l//r/不能作为一个单词的开头,所以日语只要看到ら行开头的单词,几乎就可以判断不是和语了。南朝鲜语更进一步,甚至所有以/l/开头汉语词的辅音都直接脱落了(北朝鲜没有脱落)。日语也有类似的现象,出现在个别和语化的词上,例如「硫磺」读作「いおう」。L这个音在日本人心中还有某种异域风情,传说中Lululemon这个牌子就是为了给日本人制造「外国感」。

中午时分到了利尻岛西南部的沓形港,在这里吃了午餐,还买了当地最有名的特产利尻昆布。海胆也是当地有名特产,在日本算珍馐美味,价格昂贵。有意思的是,一百年前日本人刚刚殖民利尻,在这里培养昆布时,还把海胆当作一种破坏昆布的有害生物,大规模除去。

利尻昆布

最后,终于回到了利尻机场,正好环岛一圈。在这个小岛上,利尻机场的景色可以用开阔来形容,因为可以将跑道后面的利尻富士山尽收眼底。我要乘坐的是全日空从利尻到札幌新千岁的航线,只见仅仅1800米的跑道上,却停了一架波音737。在大厅候机时,我还发现几名飞行员在跑道上面合影,看来他们也并不是谁都能来这条航线的。

飞机起飞的过程十分特别,又有点刺激。上飞机前,我就感受到了非常强的侧风,连走路都困难。与一般的起飞流程不一样,这架波音737飞机滑行前就启动了发动机。飞机一开始一动不动,发动机却在疯狂运转,发出巨大噪音,整个机体都跟着剧烈震动。紧接着,飞机开始突然加速,没过几秒钟就离地起飞了。起飞后爬升速度非常快,并迅速在空中急转弯。看来在这个跑道短、地形复杂、又经常起雾、还有剧烈侧风的机场起降,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飞机上乘客不足30%,不知道为什么全日空使用波音737。莫非是为了训练飞行员?

利尻机场

没过多久,舷窗外就可以俯瞰利尻岛全景了。

空中利尻岛

北海道的瑞士:支笏湖与洞爷湖

一个小时过后,飞机平稳降落在新千岁机场。今晚要开车去支笏湖和洞爷湖。

在北海道本岛租车价格真的便宜得多,包含保险一天竟然只要不到3000日圆。支笏湖距离千岁大概只有30分钟的车程。

支笏湖、洞爷湖

抵达支笏湖时,正好是下午阳光最最灿烂的时刻。湖边景色优美,水非常清澈。走到湖边散步,恍惚间有种是在瑞士日内瓦莱芒湖畔的幻觉。湖边有一个游客中心,内有支笏湖的自然展览,旁边还有一个铁路博物馆,纪念王子制纸铁路。支笏湖边有很多温泉旅馆,吸引大批度假者前来。

支笏湖

离开支笏湖,继续前往洞爷湖,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。洞爷湖比支笏湖更加有名,以往平常游客很多,尤其是旅行团喜欢前来。抵达湖畔之时恰好赶上日落前,清澈的湖水在夕阳映照下显得格外明艳,远方还有湖水蒸腾起的薄雾笼罩下的羊蹄山。晚餐在一家叫做望羊蹄的洋食餐厅,这家餐厅装饰细致,环境优雅,还是家历史百年的老店。

吃晚晚餐,太阳已经落下,天边还有暮光。重新回到湖边,欣赏暮色笼罩下的洞爷湖。

洞爷湖暮色

晚上住在了一家叫做ゆとりろ洞爷湖的温泉旅馆,因为是平日的关系,再加上促销活动,价格特别便宜,还附带丰盛的早餐。

洞爷湖附近有一个活火山,名为有珠山,这个火山在2000年还喷发过,一些房屋被毁。吃过早饭,我就前往遗构一探究竟。然而走到门口才看到关闭的告示,原因是近期在其中发现了熊。

有珠山遗构

日本的山林中经常有人目击熊,因此很多地方都有大量熊出没注意的标识。熊虽然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,但一旦被激怒其破坏力惊人。即便有很多熊,人被熊击杀的新闻也不多见,但严谨的日本人把这样的警告贴得到处都是。也许这样可以让人尽量远离熊吧,毕竟面对人类,熊才是真正弱势的一方。

洞爷湖雕塑

匆匆告别了洞爷湖,驱车沿高速公路返回新千岁机场。从洞爷到千岁大概120公里,开车不到一个半小时,高速公路费倒是不便宜,即便是ETC还是扣了3200日圆。

京都一瞥

下一段行程是从新千岁机场飞往大阪伊丹机场,预计停留7个小时,然后飞回东京羽田。之所以会这么走,是因为我用美联航的里程兑换了全日空利尻到东京的机票,由于里程票位限制,无法从新千岁直飞东京羽田。索性我就在洞爷湖过一夜,顺便再浏览一下京都。实际上飞机上并没有很多人,全日空真是宁可飞机空着飞,也不愿意多释放里程票。

中午飞机抵达大阪伊丹机场,我乘坐大阪单轨电车换京阪电车,直抵京都市中心乌丸,然后又换上地铁到达蹴上站。蹴上站旁边就是琵琶湖疏水的隧道入口。琵琶湖疏水这是一项西洋式的运河工程,凿穿东山引琵琶湖水到京都,中间还有一段罗马式高架渡槽,名为水路阁。琵琶湖疏水竣工于1890年,不仅解决了京都饮水问题,还利用高地落差发电,因为琵琶湖的海拔是高于京都地表的。

蹴上站附近有一个倾斜铁道的遗迹,曾经是为了运输船只。京都水网内的船擡升到蹴上,由此进入隧道,就能直接航行到琵琶湖。现在这条铁道还是一个观光胜地,春天的时候有樱花盛开。

水路阁

沿着水路阁走不远就是南禅寺,渡槽有一部分甚至从寺内穿过。南禅寺是京都众多大寺之一,乃临济宗南禅寺派大本山。这座寺院是1291年镰仓时代建成的,其时中国正处于大元帝国的忽必烈统治之下,两度远征日本失败之后,有不少南宋移民流亡日本,给日本文化带来了新鲜血液。由于南禅寺是天皇发愿修建的,它位列临济宗的「京都五山」之上,是日本禅宗的最高寺院。

南禅寺的主要看点是三门、方丈和南禅院。三门又称山门,是一座巨大的纯木质建筑,拥有重檐歇山顶(入母屋造)。三门可以登临参观,爬上大门的顶部,俯瞰整个南禅寺。

南禅寺三门

由于日语的「三」和「山」同音,三门往往与山门混为一谈。山门顾名思义就是入山大门,一般都是寺院的第一道门。而三门则是「三乘门」或「三解脱门」的略称。「三乘门」即所谓「声闻」、「缘觉」、「菩萨」三乘法门,分别可证得阿罗汉、辟支佛与无上正等正觉佛。「三解脱门」之说出自大乘佛教唯识学派的《瑜伽师地论》,指「空解脱门」、「无愿解脱门」、「无相解脱门」。

南禅寺方丈是大和尚的主要居所,内有数个枯山水庭园。最有名的是其花园,据说红叶季的景色美到令人窒息。

南禅寺三门

不知不觉,我在南禅寺就度过了一个下午,一直到五点钟关门才出来。寺内的天授庵,以及附近的净土宗禅林寺已经没有时间观赏,只能以后再来。中国山西五台山有座同名的南禅寺,这座南禅寺的大殿建于唐代公元782年,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,希望有一日也能亲自造访。

慢慢游览过南禅寺之后,已经傍晚时分。为了看南禅寺,我愿意专程来京都,而这样的地方在京都附近有数十处之多。真是庆幸京都没有毁于战火。

晚上回到大阪机场,飞回东京,短暂而充实的行程就此结束。


上次修改时间 2021-08-14

相关日志